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缤纷活动

华光资讯

● 丰碑: 吴文季“他一生坎坷,却始终为光明歌唱”
发表时间:2008-04-17 编辑:admin



吴文季传略
陈德杉
吴文季,福建省惠安县洛阳镇人,著名歌唱家和作曲家,世界十大民歌之一——《康定情歌》的采集和改编者。
吴文季1918331日出生于洛阳江畔下街。1925年至1934年,他先后在惠安洛阳小学、泉州晦鸣中学、集美农业高级中学读书,自幼爱好文艺,多与进步人士交往。由于父亲去世,他16岁即辍学。1934年至l938年应聘在洛阳中心小学教书,与金门籍进步青年董白丁一起参与领导和组织家乡的师生开展抗日宣传。1938年他毅然告别年逾六旬的母亲和兄弟姐妹,到武汉投奔八路军办事处,并参加战时青年干部训练团。不久武汉沦陷,吴文季随战干团来到陪都重庆,进入浮屠关的中央训练团音乐干部班学习。1943年夏他先到重庆青木关音乐院当图书管理员,9月,成为中央音乐院声乐系的学生。在此期间,他先后采集并改编民歌200多首,其代表作就是《康定情歌》(原名《跑马溜溜的山上》)。这首歌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入选美国太空局世界最具代表性10首歌曲的唯一中国歌曲。在20世纪九十年代末,又作为唯一的中国民歌入选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确定世界上10首最具影响力的民歌。
19495月吴文季在南京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在二野战斗文工团、西南军区文工团工作。1952年在西南军区文工团首唱和领唱《英雄们战胜大渡河》并且灌制了唱片。1953年,吴文季因为他早年参加战干团和在泸县青年军夏令营当音乐教官被怀疑有政治历史问题,从而被处理回乡监管劳动。
他返乡后,忍辱负重,一边开荒种地,一边义务为母校小学教授音乐。由于他出色的才能和人格,1957年后即在洛阳镇文工队、惠安高甲剧团、惠安歌舞团、晋江专区歌剧团和泉州艺术学校工作,任编导、作曲和音乐教员,先后谱写和编导了《阿兰》、《丰收之夜》、《八级浪》、《惠女颂》、《崇武民兵》、《戏曲春秋》、《阴谋》、《渔蚌嬉舞》等许多优秀乐曲、舞蹈,其中舞剧《阿兰》、《丰收之夜》和《八级浪》、《惠女颂》于1959年、1960年被选送进京参加汇演,均获各界好评。
1964年后的社教运动又使吴文季跌入生命低谷,一生未娶的他再次被处理回家务农。196651日含冤病逝。1986年吴文季得以平反昭雪。
吴文季先生葬于离古镇约5里的凰窝山上。墓碑上镌刻着:他一生坎坷,却始终为光明歌唱!”
         (节选自《泉州政协》2008年第1期)


     
吴文季在总政文工团时期的照片


吴文季(右一)与战友相聚


 吴文季(后排左三)与洛阳回乡青年在一起合影

 导读:作者是《康定情歌》的发源地——康定城的人,康定人寻找吴文季费了近二十年。
《一次迟到的对话》饱含深情,一唱三叹,读来不禁叫人潸然泪下……


          一次迟到的对话
                       
                                            
——纪念吴文季先生诞辰90周年

郭昌平

又是一年阳春三月,想来凰窝山上已是桃红栁绿了。康定却不然,因其地处高原,春天的步伐总是要慢一点,草还没有返绿,杨树还在打苞,几天前下的一场春雪还没有完全融尽,墙角树底总还藏着它顽强的身影。风,已经没有寒冬时那样刺骨,春的信息其实已经悄悄到来。
先生不认识我,因为你长我30多岁,今年331日就是先生诞辰90周年的日子。你在世时,我还很小,当我知道你时,你却早已离开了这个世界。虽然我们已经阴阳两隔,但我仍想与你攀谈,我相信你的在天之灵是一定听得见我的声音的。
你实在是走得太早了,我那时才初中毕业,正是鬼怪横行的时候,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见不得这样的世界,那层层的黑雾,那阴啸的冷风,你是受不了的。你是战士,你是歌手。但那时是没有歌声的,《康定情歌》早已成为了“黄色”,谁也不敢哼一下,他们说这“情”字太坏,不准唱,你能忍受这无情的日子吗?你走了,连头也没有回一下。你就悄悄离开了这个让你无法忍受的世界。好在你留下了《康定情歌》,我猜想你是有意留下的,你坚信大唱情歌的日子一定会到来。
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就在唱《康定情歌》,因为它是我家乡的歌,但这歌是怎样走出去的,我也说不明白。后来不准唱了,就更没有人敢提这些,好长好长的时间,这首歌都快被人忘记了。终于有一天又发现有人在哼,接着就有人在唱了,才知道这世上的鬼怪都被人民打倒,春天又回来了。
康定情歌是属于春天的,随着春的到来,这首歌越来越受到人民的欢迎,你可知道,好多人都在唱,不仅仅是咱们中国人在唱,连外国人也唱,他们到我们国家来演出,都唱这首歌,就是享誉世界的三大男高音到我们国家来也唱这首歌。那天在人民大会堂里,多明戈唱这首歌时,我们中国人有多自豪啊,全场的人都在鼓掌,都在合着一起唱。第二天首都的媒体报道说,这场演出都快爆棚了,其热情可想而知。《康定情歌》的影响越来越大,连人类到太空去找寻知音的宇宙飞船上也录上了这首歌,你可知道,全中国的歌曲中,就只选了这一首,所以《康定情歌》已不只是中国的第一情歌,它已经是宇宙歌曲了。
《康定情歌》出名了,康定的父老乡亲别提有多么的高兴,不论走到世界的任何地方,只要说是康定人,人们都会向你翘起大姆指,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一个产生情歌的地方。一个“情”字,连起了全世界人民的心。
《康定情歌》出名了,那谁是这首歌的作者呢?从1996年开始,康定人民就踏上了漫长的找寻《康定情歌》作者的路。从康定到内地,从大西南到全中国,我们找得好苦啊,终于我们在北京找到了线索,我们找到了第一个在正式舞台上演唱《康定情歌》的伍正谦,找到了为《康定情歌》编配伴奏的江定仙,找到了将《康定情歌》唱响世界的喻宜萱,找到了将这首歌第一次收编入《中国民歌》(第一集)的原山歌社的成员王震亚、郭乃安等等,就是从他们那里我们知道了你,是你当年在四川省泸县青年远征军中当音乐教官时,从一群来自康巴地区的年青人中收集到的这首歌,是你将这首歌提供给你的老师伍正谦的。正因为这次收集,才有了《康定情歌》后来的命运。你当是《康定情歌》走出大山的第一功臣。
《康定情歌》出山了,你却因为泸县的这段经历,在后来的日子里,蒙受了多少不白之冤,你被从总政歌舞团独唱演员和音乐指导的职上下放回了故乡泉州,曾经在全军文艺汇演的舞台上领唱《英雄们战胜了大渡河》的嗓子被扼刹了,但却封不住你为光明而歌唱的心。在故乡的日子里,不论生活是多么的不公,道路是多么的坎坷,你却从末放下你手中高歌的笔,没有了演唱的舞台,你却为自己开辟出了一方创作的天地,就是这段时间,你创作出了一大批音乐舞蹈作品,舞剧《阿兰》;舞蹈《漁蚌嬉舞》;戏曲《红色护士》;歌曲《八唱崇武好漁村》等等,时至今日我虽然没有办法来证明就是你整理改编了《康定情歌》的歌词,但从你创作的这些作品中可以推测出你是有这个能力的。真的,我相信。《康定情歌》歌词的第四段添加得是何等的精彩,“世间溜溜的女子任我溜溜的爱,世间溜溜的男子任你溜溜的求”,这哪里是歌的吟唱,分明就是对爱的呼唤,这不是个人的冲动,这是人类的共有,这是全球的心声,这是何等的气魄。如果说这首歌唤起了人类的共鸣,那么这段词就是最好的注脚。当你在领唱《英雄们战胜了大渡河》,大声喊出“开船了……”这句高亢的号子时,我就相信了,你是有这个魄力的。你没有来过康巴,但你却神交着这片山水,你知道吗,大渡河就是起源于甘孜州,康定跑马山下的折多河就是汇入大渡河的,你收集过《康定情歌》,你歌唱过大渡河,你与甘孜已经结下了不解之缘。
实在对不起,直到2002年我们才第一次来看你,确实来得太迟了,那时你已经离开这个世界36年,36年来,你就这样默默的躺在你故乡的凰窝山上,我知道,你一定早就期盼着这一天,你相信这一天一定会有的。那天我们谈了很久,我告诉你我见到了你当年在重庆读书时的同学和老师了,他们都很怀念你,他们说《康定情歌》就是你收集回来的;我还说现在康定的人民也都知道了你,他们委托我们专程来看望你;我还告诉你我去看望了你当年在总政文工团时的领导和战友,时乐濛老师还记得你的音容笑貌,他称赞你是“人民的歌手”。魏风政委还为你出具了证明,澄清了你的不白之冤。当年你们一起演唱《英雄们战胜了大渡河》时的战友们还誇你呢,说:“文季当年那一声号子,至今还回响在耳畔”。
我仰望着蓝天,苍穹是那样的碧透,没有一丝云彩,也看不见你的身影。先生,你可听见了我的诉说。没有回音,只有微风在轻轻的吹,山上的树木已经成林,能够听见风在林子中的声音,我们猜想这一定是你创作的音符。你是用歌声在回答。
                                        20083月于康定
                          (作者系四川省甘孜州委宣传部副部长、《甘孜日报》总编辑)